跳到主要內容

1911年世紀大颱風:風雨後的城市新氣象

1911年8月25日與9月2日先後席捲全臺的B051、B052號強颱,造成眾多人員傷亡與全島建物的慘重損失,對接收臺灣已15年的臺灣總督府堪稱是一大打擊,卻也成為全盤改造的契機。除了提升衛生防治觀念與補強排水工程以外,建物與都市規劃的願景也因而產生變化。在臺灣銀行的低利貸款與當地仕紳的協助之下,臺北啟動「市區改正」計畫,將其打造成島內近代化都市的樣版;城內寬敞的道路設計與能夠適應潮溼多雨天氣的「亭仔跤」,在之後變成全臺主流,塑造現今各地常見的街屋風貌。世紀雙颱後建立的防災意識與順應風土的建物改造,對臺灣現今的都市發展影響深遠。

 

雙颱接連重創全島 臺灣街區重新規劃的新契機

臺灣多山、夏季潮溼多雨,當強烈風雨來襲時,經常會引發土石流與強降雨,島內不良的衛生習慣與落後的公共設施,讓風災後的清理與疾病防治變得更加棘手。1911年的B051與B052號強颱在各測候所留下多項極端觀測紀錄,史無前例的災害規模,對於剛治理臺灣的臺灣總督府與居民無疑是一大挑戰。災後的敗壞讓臺灣存在已久的環境衛生問題再次浮上檯面,同時帶動臺灣總督府加速臺灣都市近代化的歷程。

1911年8月25日,B051號颱風由恆春西方掠過後往北掃過臺灣西南部,恆春測候所於26日測得日最大平均風速為34.4 m/s,為該測站歷史第三高;而臺南測候所則於8月27日測得日最大平均風速38.2m/s,目前仍為該測站最高歷史記錄。8月30日~9月2日,B052號強颱緊接來襲,由臺灣東北部掃過,造成驚人災害。據臺灣總督府統計,B051與B052號颱風共造成全臺741人死亡、744人輕重傷、建物全倒或半倒計7萬4,397戶、受水害房屋計12萬5,230戶;傳統民居土埆厝面對風雨幾乎毫無招架之力,斷壁殘垣也浸在一片泥濘中。當時,西方近代衛生觀念尚未引入,各地接連傳出霍亂或瘧疾等傳染病爆發的疫情,民生市政一度陷入混亂,《臺灣日日新報》更以「慘上加慘」形容暴風、洪水之後的災情。

雙颱重創慘又慘,臺北全市遭如「濁浪」般的汙水吞噬,浸在泥海中。

雙颱重創慘又慘,臺北全市遭如「濁浪」般的汙水吞噬,浸在泥海中。

(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11年9月2日,日刊1版報導)

除了民生的棘手問題,全臺工業與公共建設也受到巨大影響。《臺灣日日新報》在各地災情報導中提到高雄製糖會社宿舍、第八停車場與機關庫的毀壞細節;中南部一帶的報導也指出,新營到斗六的縱貫鐵道受創,沿線房屋倒塌、田園沖毀;斗六濁水溪流域潰堤,造成北岸橋臺流失、鐵道枕木懸空;而臺北城更被濁浪吞沒,整版報紙報導臺北各區域斷水斷電、飢餓交迫之情形,連報社印刷機都因淹水無法運轉而停刊一日,隔日雖復刊也以減少頁數方式出刊。

全臺災後復原的需求迫在眉睫,臺灣總督府趁此契機,積極推動臺灣的市街改造與建設。

濁水溪鐵橋損壞與枕木流失現場圖。

濁水溪鐵橋損壞與枕木流失現場圖。

(出自:《臺灣暴風雨被害慘況光景寫真帖 第二》,資料來源:取自中央研究臺灣史檔案館)

 

多管齊下  災後重建與街區復原的新工程

風災後追加的預算。

風災後追加的預算。

(出自:《臺灣日日新報》1912年3月20日,日刊4版)

首先,臺灣總督府在各大市鎮增設下水道與自來水管線,減少因飲用汙水而造成疾病傳染,以及解決市郊的積水問題;因豪雨引發土石流的花蓮、嘉義與彰化等山區,災後也首次建置排水系統,既能避免未來重蹈覆轍,也能減少病媒蚊蟲的孳生。此外,政府也在報紙上刊登「大掃除須知」、與相關罰款細節,從處理泡水家具到清掃門戶應使用的工具皆有所指引,試圖透過排水系統改善與民眾教育並行的方式,建立臺人的衛生習慣與環境清潔知識。

臺灣總督府透過報導向民眾宣導曝曬與撒石灰的防菌知識。

臺灣總督府透過報導向民眾宣導曝曬與撒石灰的防菌知識。

(出自:《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11年9月26日,日刊3版)

在災損建築重建的部分,當時臺人所居住的土埆厝因浸水導致建築結構侵蝕崩塌,完全無法抵擋雙颱的巨大風雨,顯然不適合多雨的天氣。政府決定引入歐式建物設計與水泥、磚瓦等建材,改變臺灣的街屋結構,提高房屋對天然災害與溼氣的耐受性;街道重新規劃並進行拓寬,道路空間也預留排水功能、並能讓人車暢行。

這一連串多管齊下的施政方針,顯示臺灣總督府對臺灣氣候的掌握與充足的災後復原重建知識,從衛生習慣與改善建物著手,展開符合臺灣風土氣候與符合城市規模的改造計畫。

1911年的雙颱後,居民們在被雨水沖垮的土埆厝前行走。

(出自:《臺灣暴風雨被害慘狀光景寫真》)

 

臺銀貸款助修繕 官民合力促臺北街屋改造

建物株式會社臺北支店廣告。

建物株式會社臺北支店廣告。

(出自:成田武司,1911年,《臺北寫真帖》,臺北:成田寫真製作所。)

作為政治重心與總督住所的臺北,早在1899年便和臺灣總督府接軌,開啟名為「市區改正」的5年工程計畫,以更細緻更現代的改造,企圖打造第一個臺灣近代化都市的標竿,因此,受到雙颱重創的臺北城重建計畫就成為焦點。由日本官員與臺北當地仕紳組成「改築實行委員會」,以幫助臺北修繕損壞與倒塌的建物為目的,向臺灣銀行協議申請5年期之低利貸款(一年5.5%利息),以總督府的救災基金50萬圓與臺灣銀行可利用現金25萬圓作為擔保,申請貸款共75萬圓,讓修繕、改建、市區改正得以順利執行。整體工程由「臺灣建物株式會社」承辦,協助總督府進行臺北城內府前街、府後街與文武街三條商店街的改造事業,就是現在臺北市重慶南路一段、館前路與公園路一帶街區的原型。

臺北風水害復興貸款資金公告,記載當時破例通融簽署的5年75萬圓低利貸款。

臺北風水害復興貸款資金公告,記載當時破例通融簽署的5年75萬圓低利貸款。

(出自:名倉喜作,1939年,《臺灣銀行四十年誌》,東京:名倉喜作。)

臺北城的市區改正計畫開啟了全臺市區改正計畫的先聲,各地民眾也開始自發性號召募捐與推動改建活動,由地方直接上書到總督府的建設相關投書便多達140件,渴望市鎮翻新的決心相當強烈,展現出地方對於防災與新式政策導入的積極性,日後臺灣街景與都市樣貌的基礎於此開始奠基。

 

亭仔跤10年醞釀  城市面貌推動轉機 

經過市區改正的臺北街區,四處可見磚房與歐式洋樓林立。順應潮濕多驟雨的氣候特徵,出現了新的建築設計對策,例如:所有街宅皆用水泥鋪面打底,以阻隔泥土地面;因驟雨頻繁,不宜增設庭院,索性將每棟樓的門戶向後退縮,並增設柱子支撐建築本體,形成「屋簷即建物」的設計,這種建築巧思在當時被稱為「亭仔跤」,也就是現今的「騎樓」。除了做為行人通廊外,亦與內縮的建築門戶,互相作為商業展示、工作區之用,此又稱「店屋」,與亭仔跤是常見建築形式的組合。

在雙颱釀災後,使得臺灣總督府在1900年規定馬路兩旁須設騎樓的政令,開始有機會加速推動,居民經歷災難,體會到作為臨時躲雨處又可防止水患時直接漫入門戶的亭仔跤,能保護自身的生命財產。而建築本體內推的空間,通廊有助於通風排除溼氣,且有降溫效果,18世紀英國人來到南亞時,便是為達到遮陽,避免太陽直射,才在住宅前加入外廊,並隨著勢力擴張,才慢慢傳入東南亞,該順應亞熱帶氣候、風土的亭仔跤,實用性可見一斑,演變至今,已成為臺灣常見的街景。

臺北府後街三町目(今衡陽路一帶)都市改正前後,可看出騎樓的差別。

臺北府後街三町目(今衡陽路一帶)都市改正前後,可看出騎樓的差別。

(出自:臺北市區改正委員會,1915年,《臺北市區改築紀念》,臺北:株式會社日日新報社。)

災情慘重的臺北在官方搭配臺灣銀行貸款等措施下順勢進行大規模都更,奠定了臺北市中心的樣貌格局,此約1914年位於臺北之總督府博物館(今臺灣博物館)前街道景象。

災情慘重的臺北在官方搭配臺灣銀行貸款等措施下順勢進行大規模都更,奠定了臺北市中心的樣貌格局,此約1914年位於臺北之總督府博物館(今臺灣博物館)前街道景象。

防災意識高漲   災害應變系統逐漸整備

因颱風所帶來的災損,加上臺北市區改正後的成果,各地防災意識與因應對策也逐漸整備。在1920年代起,各地方在市區改正計畫中,開始興建各自的郵便局、消防組、病院等設施,行政區域規劃比以前更加縝密,在災害應變和防災動員上更加有效率。居民對於政府興建工程的態度也有所轉變,起初常因涉及私人領域而遭民眾拒絕,在目睹嚴重天然災害後,民眾也出現自發性的重建與募款。1930年代之後,都市計畫受到戰爭影響而未能完全實現,但所擘畫的藍圖與規劃,至今依然是臺灣都市發展與制定防災策略極重要的基礎。

 1910年臺北市區改正圖(左圖)與1950年臺北市街道詳細圖(右圖),圖中可看見當初規劃之棋盤方格道路與主要幹道的規劃大抵相同。

1910年臺北市區改正圖(左圖)與1950年臺北市街道詳細圖(右圖),可看見當初規劃之棋盤方格道路與主要幹道的規劃大抵相同。

(出自:《日治時代臺北市近代都市之建構(1895 - 1945)》,臺北:臺北市文獻委員會。資料來源: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網站)

 

小結

1911年的雙颱風水災害雖在民生基礎設施、公共建設方面造成嚴重損害,但也間接成為新式建物、市區改正、公共衛生系統建立之無形推手,讓臺灣各市區樣貌有了嶄新的一面。

面對天災,對於執政者和人民而言,皆是一項值得思考的課題與挑戰。針對現況,做出最適當的調整,並從中獲取教訓,這是各個時代防災政策都應有的素養,災後展開重建的新氣象,也才得以在每次風雨過後仍屹立不搖。

 

撰稿:楊士葳、鄭盛懋/審閱:陳信安、詹翹/編輯:童鈺華

 

參考資料:

1. 曾憲嫻,〈日治時期市區改正到都市計畫〉,《臺灣學通訊》,第60期(2011年12月10日)

2. 黃郁軒.<臺北市區改正與店屋示範>,《臺灣學通訊》,第112期(2019年7月10日)

3. 陳彥傑等.2019年.《歷史極端氣象事件之文史資料跨域研究》.臺北:交通部中央氣象局委託研究計畫(期末)成果報告

4. 馬鉅強.2005年.《日治時期臺灣治水事業之研究》.桃園: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5. 劉俐伶.2004年.《臺灣日治時期水道設施與建築之研究》.臺南: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碩士論文

6. 賴裕鵬、聶高志,〈台灣街屋與中國廣東騎樓之比較研究〉,《都市與計畫》,2011, 38 (1):73

7. 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網站

 

修改日期:2022/06/16

瀏覽人數:178